茶余饭后 / / 您的位置: 首页 -> 服务 -> 茶余饭后

赖上手机,你的生活还好吗?

发布时间:2016-10-08 14:08:55          点击量:0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在你身边,你却在玩儿手机。”

类似这样的话如今在网络上很流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自己和他人对手机的依赖,以及这种依赖带给生活的影响。一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承受由此而来的后果。

或许有人会问:“玩儿手机这种小事,就算产生问题,又能有多严重?”如果有人因此离婚,算不算“大事”?需不需要引以为戒?

沉迷手机伤感情,六年婚姻到尽头

“我们离婚的原因不是婚外情,而是手机。”站在法庭上,郑宇飞无奈地道出了婚姻破裂的理由。坐在对面被告席上的许晓琳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向法官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丈夫的说法。而在此之前,这对夫妻已经一年多没有见面了。

郑宇飞和许晓琳是经人介绍相识的。那是2007年,他们都23岁,到了适婚的年龄,碰巧又住在同一条街上。郑宇飞的妈妈时常跟街坊邻居说起儿子的婚事,托人帮忙留意合适的姑娘,热心的阿姨婶婶自然也愿意成人之美。就这样,郑宇飞和许晓琳由一个邻居牵线搭桥,走到了一起。

两人见了几面之后,确定了恋爱关系,2008年9月登记结婚,很快许晓琳就怀孕了。考虑到家乡的小县城条件有限,女儿出生后的第二年,郑宇飞计划外出打工。许晓琳也向往大城市的生活,于是她决定跟丈夫一起去。

2011年中秋节过后,郑宇飞和许晓琳把女儿托付给父母,来到了苏州,开始为他们的新生活打拼。郑宇飞在一家外资工厂找到了工作,在车间的流水线上装配机器,许晓琳则进入了当地的一家物业公司,被分到一幢写字楼做大堂服务。

起初夫妻俩感情很好。因为人生地不熟,没有什么朋友,所以遇到问题和难关,都是两个人一起商量,共同面对和处理。那时他们养成了每天下班回家聊天的习惯,把一整天发生的事,无论大小,都讲给对方听。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郑宇飞和许晓琳或许会成为一对恩爱夫妻。可令人遗憾的是,他们的故事并没有这么发展。

渐渐地,郑宇飞发现,妻子回家后看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多,跟他说话却越来越少。最开始许晓琳只是与家乡的父母联系,让他们发女儿的照片和视频以解思念之苦,后来逐渐喜欢上了用手机上网,跟同事、朋友、网友聊天,再后来就彻底离不开手机了。

日复一日,郑宇飞发觉妻子对手机的依赖越来越严重,甚至完全被手机“绑架”了。许晓琳无论做事、吃饭、上厕所,一天到晚总拿着手机,每天临睡前都要上网,不是聊天就是刷朋友圈,好多次人睡着了,手里还握着手机。他下班回来想和妻子说说话,却找不到机会插不上嘴。与之前夫妻间的亲密交流相比,郑宇飞心理的落差可想而知。

由于觉得妻子忽视了自己,郑宇飞曾经多次要求许晓琳少玩儿手机。但许晓琳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大事,自己在外面认识的人不多,下班后的社交活动也少,平时就喜欢上网聊聊天,刷刷微博和朋友圈,难道郑宇飞连这个也要管?

一个感觉受到忽视,一个认为不被理解,手机就这样成了郑宇飞和许晓琳婚姻关系中的“第三者”,一点点破坏了他们的感情。许晓琳把丈夫的要求看作是一种限制,郑宇飞则把妻子的不满当作是一种反抗,两人话不投机,经常发生争吵。

2013年春天的一个晚上,郑宇飞加班回家又累又饿,发现许晓琳正拿着手机上网,根本没有准备晚饭,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骂了她。而许晓琳早就厌烦了丈夫在玩儿手机这件事上对自己的干涉,也窝了一肚子火,两人因此吵得不可开交。

几天后,许晓琳一个人悄悄回到了娘家,既不肯再去苏州,也不愿意回婆家。得知妻子离家出走,郑宇飞心里的气更大了,干脆不理也不劝,结果一僵持就是一年多。原本已经出现裂痕的感情,如此一来更加岌岌可危了。

2014年6月,郑宇飞将许晓琳告上了法庭,要求离婚。他说许晓琳有严重的手机依赖症,自己受不了她的“冷暴力”,妻子离家一年多,两人的感情已经彻底破裂,再没有共同生活的必要。许晓琳也不愿继续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同意离婚。而两人之所以打官司,是因为在分割财产上有分歧。郑宇飞觉得离婚错在许晓琳,她应该少分财产,但许晓琳认为这完全没有道理。

许晓琳沉迷于玩儿手机的确是两人离婚的起因,可婚姻法中所讲的过错却远大于此,指的是出轨、重婚、家暴、遗弃等比较严重的过错。虽然郑宇飞说许晓琳的做法属于“冷暴力”,但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已经达到了家暴中精神暴力的程度,不足以成为她少分财产的理由。所以2014年底,法院判决郑宇飞和许晓琳离婚,平均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女儿由郑宇飞抚养,许晓琳每月支付700元抚养费。

专家观点

手机依赖其实是一种行为习惯

 

DSCN0714
安静   北京回龙观医院心理治疗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因为手机而离婚,郑宇飞和许晓琳应该是比较极端的例子。但生活中确实有不少夫妻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回家后各自玩儿手机的时间越来越多,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说手机会影响感情倒也不过分。

不知从何时起,“手机依赖症”这个词悄然流行。人们愈发离不开手机,即便是跟家人朋友在一起,也会低头看着小屏幕,沉迷于手掌中那个“精彩的世界”。仿佛它所带来的快乐和满足已经超越了人与人、面对面。可到头来我们却往往会发现,那个世界的人和事非但没有带来真正的满足感,反而让我们疏远了现实中的人与情。  

曾经有人问我,过分依赖手机是否像“网瘾”一样,是一种成瘾。也有人担心,自己对手机的依赖会发展成一种心理问题。

成瘾的概念其实来自于药物依赖,现在已经涵盖了物质成瘾和行为成瘾。它的核心特征是明确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害却无法自控,一旦停下来就会出现特殊的心理生理症状,即所谓的戒断综合征。从这个角度来看,虽然手机的方便快捷和无所不能让人们对它的喜爱逐渐演变成依赖,但这种依赖不能一概被视为成瘾,也没有必要冠以“依赖症”之类名称,给自己和他人制造心理压力。

人们对于手机的依赖,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行为习惯,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举几个例子:第一,即时获益的行为。手机日益齐全的功能带来了便捷和愉悦,我们越是享受这些好处,就越不愿意放弃。所以就算已经意识到它会浪费时间、疏远人际关系,也依然无法自拔。第二,内心孤独的补偿。社会越发达、生活节奏越快,人心越容易孤独,手机则恰恰成为了填补内心寂寞的一个渠道。通过它,人们很容易就可以“了解”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人,看到甚至“介入”他们的生活,让自己处在一个看似热闹丰富的交际圈子中,从而获得心灵的慰藉。第三,学习模仿。当周围的人都沉浸在手机世界中时,我们会不由自主地去模仿。不少人正是这样依赖上手机的。第四,惯性行为。习惯一旦形成,不仅很难改,还会演变成一种不自觉的自动化行为,并在实践中不断强化,进而更加深入地巩固这个习惯,形成一种循环。

目前没有对手机依赖的病理学诊断标准,因此依赖达到什么程度可以称之为病态,还没有定论。不过出现以下情况时,就需要引起注意了。比如,一旦停止使用手机,就会产生强烈的渴望、焦躁或紧张等情绪;由于长期使用手机而对工作、学习和生活产生明显的破坏性影响,身体健康受损、人际关系恶化、社会活动减少等;无节制地花费大量时间在手机上,思维、情感和行为都被使用手机所操控,难以控制使用的需要和冲动。

而如果想摆脱手机依赖,远离不必要的手机接触,就要尽量将心理和生活的重心从手机上转移,主动做出积极的决定和改变,有意识地强化手机依赖给自己带来的负面结果,减少自己看手机的频率,操练克制与节制。



燕赵女性微信号

燕赵女性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