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儿公益 / / 您的位置: 首页 -> 服务 -> 妇儿公益

智能母婴室2年内覆盖1000个商场、社区、机场(车站)

公共场所哺乳难有望破解

发布时间:2018-04-08 15:46:21          点击量:0         
      让母乳喂养不再是外出烦恼,这是很多妈妈的期望:不用拿围巾挡着,不用拿衣服遮着,不用担心那些似乎不懂人间烟火的人们的异样目光,也不用担心有人把你母乳喂养宝宝的照片传到网上“示众”。

洗手台、温奶器、热水壶、宝宝尿布更换操作台,独立私密的母婴小憩沙发,天猫精灵智能声控灯光、哺乳门帘;应急纸尿裤、防溢乳垫扫码一分钱获取……

这是3月30日记者在北京市丰台区大红门银泰广场四层看到的北京首家天猫智能母婴室。而这些借助智能化的温馨场景,将陆续出现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的商场、车站、机场等公共场所母婴室内。

3月28日—3月29日短短48小时内,由天猫大数据发起的公共场所母婴室现状、需求和建议调查,已收集到2200位哺乳期妈妈提交的有效问卷。其中,高达97%的妈妈希望在公共场所能有母婴室。据悉,天猫还将联合多方渠道,深入挖掘全国各地“妈妈”们对公共场所母婴室,以及母婴健康公共服务的现实需求,指导智能母婴室建设的同时,也为政府相关部门妇幼保健服务政策的制定提供参考。

如今,公共场所母婴室找不到、形同虚设,母乳喂养缺乏社会基础设施支持等问题,有望借助多元化社会力量参与,得到加速破解。3月30日,天猫和高德地图在北京联合举办“构建智能化母婴健康服务研讨会”。做为平台化公益项目,天猫宣布,首批计划在今明年内,配合政府规划,动员社会力量,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新建或改造1000家真正满足母婴出行和健康需求的智能化母婴室。

对此,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项目官员李乐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鉴于目前这个项目是试点阶段,试点同时可以找母婴领域、规划领域相关专家做一些专业性评估,最好评估好了再去做下一步推广,有时候前面的步子慢一点,迈稳了后面推广起来的时候才会更快。

超六成“宝妈”呼吁尽快完善公共场所母婴室

这项超过2000位哺乳期妈妈提交有效问卷的社会需求调查显示,超过97%的妈妈有在公共场所哺乳、给孩子换尿布、带孩子休息的现实需求。但只有39.55%的妈妈在哺乳时,可以找到公共场所母婴室;能够找到母婴室给孩子换尿布的妈妈,仅为34.09%;超过半数的妈妈在遇到上述两个问题时,只能在卫生间、找个隐蔽地方,或就地解决。5.91%的妈妈坦言,在公共场所,她们会放弃哺乳,给孩子喂奶粉。

调查数据显示,65.91%的妈妈呼吁:对母婴室的需求非常迫切,希望相关部门、机构能够尽快建设、完善公共场所母婴室。 调查显示,关于母婴室怎么建?妈妈们的回答中,防滑地面、尿布台和洗手台需求最高。妈妈们对母婴室配置的建议,按需求度从高到底排列,依次是:防滑地面(50.91%);面积足够大(47.73%),带安全扣的尿布台(45.45%);提供热水和洗手液的洗手台(45%);便于放置哺乳相关用品的桌子(32.73%);便于哺乳的座椅(31.36%);婴儿床(23.64%);保护哺乳私密性的可上锁门、帘(22.73%);垃圾桶(20.45%);电源插头(18.18%)、尿不湿自动售货机(14.09%)、呼叫设备(13.64%)、移动空间(火车、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卫生间内设课折叠的婴儿整理台(6.36%)。

2016年11月,国家卫计委、发改委、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曾对公共场所母婴室配置,列出推荐标准,包括:面积不低于10平方米,铺设防滑地面,装备带安全扣的婴儿尿布台,提供热水和洗手液的洗手台、哺乳/休息沙发,便于放置哺乳有关用品的桌子、电源插座、垃圾桶,以及保护哺乳私密性的可锁闭门(帘)。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处处长叶晓敏表示,实际上,母婴设施这方面2014年开始全国都在做,是总工会首先开始做。从倡导母乳喂养角度,北京卫生系统内,目前一共建设了300多家,主要分布在爱婴社区、爱婴医院内,后来工会逐步往外推,推广到商场、机场(火车站)等公共场所母婴设施,但存在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后续怎么来持续的问题,这个是需要探讨的。而前期多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只是一个指导意见,没有行政强制力。另外,母婴室的建设主体,比如商场、交通枢纽,所有者、管理者、运营者都有不同。在以往母婴室推广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想,用什么样的方式能够吸收社会力量一起来做,这确实是特别好的一个途径。

她表示,看了首家天猫智能母婴室后,感觉整体方向符合国家大的思路,政府倡导之下吸收社会力量多元来参与,更多地运用科技手段、智能手段 。

而天猫的调查显示,目前,哺乳期的妈妈们,绝大多数(83.64%)的年龄在26—35岁之间,是真正的80后,甚至90后。她们对母婴室的需求,明显质大于量。与45%认为母婴室数量远远不够的妈妈们相比,59.09%的妈妈们认为公共场所母婴室的配置参差不齐或一般,亟待改进。

为满足“新生代”(80后,90后)妈妈们多元化的母婴健康服务(消费)需求,天猫智能母婴室在上述标准之上,还添置了可按照宝宝体感随时调节温度、湿度的智能空调;可以由妈妈声控灯光和哺乳室门帘开关的天猫精灵,以及呵护母婴健康的应急用品云货架,没带尿不湿?宝宝湿巾用完了?意外溢奶?妈妈只需拿出手机,扫描二维码,即可花费一分钱获取一份自己和宝宝必须的母婴用品,便捷舒适,免除尴尬。

关于母婴室内可以扫码购买的产品,天猫母婴新零售运营专家龚鲲鹏表示,调查发现带一个宝宝出门,从开始出门到出行,再到最终喂养阶段其实要带非常多的东西。天猫在设计母婴室配置产品时希望在妈妈们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些东西上,比如纸尿裤、湿纸巾,还有一些没有那么高频,但万一没有会非常麻烦的,比如说储奶袋、挤奶器等这些,希望是把一些高频的、急需商品放进母婴室,满足绝大部分妈妈宝宝在公共场所的即时需求。

母婴室建在哪儿?——首选商场、交通枢纽

据调查,对于母婴室建设位置,妈妈们首选商场、机场/火车站,两项需求度并列59.09%,其次是公园/景区和地铁站,需求度也分别高达50.45%和45%。

贴合母婴需求,天猫智能母婴室规划建设在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的商场、机场/火车站、公园/旅游景点,以及母婴流量较大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同步,高德地图将发起“母婴室”公益地图行动,积极导入卫健部门、妇联、工会、联合国儿基会等公益组织官方认证的公共场所母婴室信息,一方面为更多用户提供 “身边母婴室”的精准标注、智能导航等服务;另一方面,运用互联网、大数据手段,摸底、梳理目前散落在商场、车站/机场、社区内的母婴室数量、位置、运行状况,为下一步加快推进公共场所母婴设施建设、完善母婴健康公共服务的政府决策,提供参考。

预计今年5月起,在公共场所要孩子哺乳、换尿布的妈妈们,只要在高德地图上输入“母婴室”,即可随时定位距离自己最近的母婴室具体位置,并精准导航。鼓励多元社会化力量参与,妈妈们也可以自己发现新的母婴室,并按照地图指引标注准确位置,方便导航帮助更多妈妈顺利找到身边母婴室。

一石激起千层浪,雾里看花各不同。

北京市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吴浩表示:“很早时我去国外,在机场洗手间,发现母婴的那个打包,当时我就把它拍下来发给我们社区中心,我觉得这个很好。对于社区而言,在早期建设社区中心时并有考虑到母婴室的面积和房屋结构,那么如今如何拿出这个房子去做这个事情,需要考虑,但是社区肯定是有这个需要的,因为社区是儿童最集中的一个地方。”

他建议,如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有条件和有空间,还是可以去布置母婴室,社区和商场不一样,商场能挣到钱,从社区卫生服务结构来讲,其实更多是需要人文化的服务。母婴室在社区中心可能更需要的是纸尿布,需要根据社区面积大小和人们需求不同,可以布置成大家最需要的一个母婴环境。

值得探讨的是,目前社会发展阶段有些人可能公益心不太强,如果要将母婴室进行社区普及化,则还需探讨一下如何更加规范地使用问题。

“很关注母婴这个行业,因为国家人口生育政策的完善,母婴服务需求正在快速增长。”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方来英曾建议,推动普及公共场所母婴室等智能化妇幼健康服务。

毋容置疑,公共服务是当前的一个短板,政府和社会都有这样的共识,但如何把公共服务提上去呢?

谈及自己关注母婴室初衷,方来英表示,因为这是社会文明的标尺,只有社会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我们才会考虑隐私,以前隐私要让位于生存。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去关注隐私、关注文化,所以说公共场所母婴室的普及和完善程度,是社会文明标尺,而且我觉得这是一个民族进步成熟的标志,对民族发展有好处。”

对于方来英来说,这是一个 “大课题,小切口”,“小切口聚焦在母婴室建设和应用上,而且国家有关部门有文件,我们试图进行推动。”

在方来英看来:“向社会提供的公共服务,我们都认为依靠政府全包的路是走不通的、走不动的,也不符合国情,不符合社会发展规律,政府不要大包大揽,要充分调动政府和社会力量,提供各种公共服务产品。”

“我们应该欢迎天猫、高德这样的互联网平台用科技能力来做公共服务。很多公共服务可以社会共治,成果也由大家共享,而不是政府包办。”方来英认为,不要一提公共服务就想着免费,这样的路走不动也走不通。

而对于公共场所智能母婴室的发展前景,方来英则提出几点考虑:第一,保障安全,即妇女儿童的人身安全和隐私安全。特别由于母婴室是一个半开放场地,如何确保安全风险降到最低,是否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来预警陌生男性的进入?第二、母婴室的商业运营,是否只要符合市场经济的法律法规,就可以做?对此,政府应该持一个开放性态度,只要对推动公共服务是有好处的,要先想防,而不是先想管。

方来英认为,公益服务也会有回报。他表示,天猫做公益不会没有回报,一分钱一袋婴儿口手湿巾、纸尿裤,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品牌推广机会,这对天猫品牌形象、产品推广等都会产生附加价值,会带来很多流量。但母婴室这个公益项目中,如何融入平台、品牌的可持续运营模式,需要去逐步成熟。

俗话说,科技改变生活。而在方来英看来,后面还需讲一句:知识引领消费。

“消费形式是变化的,过去是生存引领消费,一切消费都是因为生存和活着,现在生存问题已经解决,人的消费是在一定理性知识之上。比如说母婴室建设,关于孕期保健、母乳喂养,科学育儿的知识,母婴室可以是一个科学普及的定向、精准投放的地方。不要怕花钱,知识引领消费,母婴室还有很多母婴健康功能可以投放,妈妈们进来一般花费大概这半个小时,里面放什么音乐,电视里放什么视频,都是可以挖掘的服务细节。”

方来英表示,政府想做的健康科普和公共服务,商业的推广逻辑,如何和谐共同发展,需要进一步探索,也鼓励社会力量,特别是互联网企业大胆创新。



燕赵女性微信号

燕赵女性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