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服务 / / 您的位置: 首页 -> 服务 -> 维权服务

如何让家长不再为“孩子放学”发愁?

发布时间:2018-04-12 15:35:14          点击量:0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

记者 周韵曦

今年两会期间,一个被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总结为“成长中的烦恼,发展中的困难”的突出问题——“中小学生放学后接送难”问题再次引发关注和热议。

这已不是教育部门和全社会第一次试图破解这一难题。随着中小学减负工作的全面执行,小学提前到下午三点半放学,对大多数家长,特别是身边没有老人帮忙的家庭来说,成了一个让人头痛的大问题。为解决好这一问题,2017年2月,教育部印发《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把课后服务工作纳入中小学校考评体系,要求学校利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2017年3月,教育部又提出在时间上实行弹性放学,鼓励有条件的地方开展试点,摸索经验。据教育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25个省下发通知,制定了符合自身实际的政策措施。

然而,一些家长反映,“晚放学一小时”的弹性放学并没能真正解决家长的实际困难,同时,由于经费不足、学校缺乏自主权、老师工作量增加等原因,均使得“弹性放学”难以有效开展。如何更广泛且行之有效地解家长之忧、解学校之困,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听取了多方声音。

家长:放学后无法接管催生各种“班”

“不管学校下午是三点半还是四点半放学,正常上班的父母都没有办法接孩子,只能麻烦家里的老人。”北京大兴区居民佟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女儿今年上小学三年级,目前,女儿所在学校放学时间安排是:周一到周三下午安排一节社团课,四点半放学。周四周五则正常三点半放学。

最让佟女士担心的是:“有时候家里老人偶尔有事不能接孩子就比较麻烦,只能找班里熟悉的家长帮忙,先把女儿接到她们家里,等我们下班了再去同学家里接。”

比较幸运的是,佟女士是北京本地人,家中的四位老人都居住在距离不远的地方,但她看到,还有一些没有老人帮忙接孩子的家庭,“或者妈妈全职在家,或者把孩子交给托管班,也就是孩子放学后,由托管班的‘老师’统一把孩子接走,看着孩子写作业。”

据佟女士了解,这些学校附近的托管班一般都没有资质,照顾孩子的“老师”也是谁都可以当。她告诉记者,女儿的班主任曾在家长会上特地嘱咐过家长:“不要把孩子交给托管班。据反映,这些托管班的老师为了让孩子‘高质量’地完成作业,当孩子有不会的题时,他们一般会直接告诉孩子答案,而缺少耐心专业的讲解。”

“20世纪八九年代以前,大多数家庭是三代同堂一起居住,住得离学校也很近,邻里关系也相当密切,所以孩子放学回家能有老人或者邻居帮着看管,孩子放学回家没有父母也能和院里的同学一起玩,在邻居家蹭顿饭吃也是常有的事。”3月23日下午,在朝阳区一所小学门口等着接孩子放学的一位父亲向记者回忆道:“双职工家庭就算下班晚,孩子也不会因为无人看管或者无人陪伴出安全事故或没饭吃。”

随着生活模式、家庭关系的逐渐变化以及外来人口的增多,“现在很多孩子都只跟父母一起居住,四合院里的居民也渐渐搬进了楼房,放学后孩子就孤零零的一个人,而且,不少孩子的家离学校也比较远,放学后谁来接管孩子成了家庭的大问题。”这位父亲认为,也正是这种种原因,催生了晚托班和培训班的巨大商机。

学校:正视教师压力大、工作量增加的问题

去年3月,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回应“接孩子难”这一问题时曾表示,在具体操作方式上,一是通过“政府购买服务”“财政补贴”等方式给予适当补助;二是和家长建立谈判机制,适当收取一些费用;三是不要把这段时间又变成上课时间,防止课后服务变相成为集体教学或“补课”。然而实施一段时间以来,一些老师均提出“操作难”的问题。

“教育部虽然出台了指导性文件,鼓励学校积极开办课后服务,包括学习指导、活动安排等比较有效且有益的设置,但学校在具体实践过程中,希望有更加明确的指导意见或者方案出台。”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天桃实验学校副校长覃鸿告诉记者,她曾在北京市某学校挂职过一段时间,当她看到学生可以在学校参与课后辅导,同时老师收取一定课后补习费用时,她感到有些疑惑:针对陈宝生提出的三个要求,学校这一安排是否与教师不能补课、不能提供有偿家教矛盾?

据覃鸿介绍,在两广地区,家长并没有放学接管难的问题,但基于地域条件的不同,家长们面临的难题是午休接管难。

“南方的中午比较炎热,所以我们下午都是3点钟开始上课,5点半~6点放学。中午午休时间过长,就需要家长接孩子回家午休。”覃鸿告诉记者,在两广地区,城市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对于很多家长来说,中午接送孩子往返家和学校也很难实现,“这也产生一个很大的隐患,就是家长把孩子托管到学校附近的一些私人开办的午托班。这些午托班的资质、消防、食品等没有任何监管,从而衍生出一系列问题,如管理混乱、业主投诉多、安全卫生无法保障等等。”

曾有媒体曝光过南宁市一所小学附近的一家午托班:3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接管了足足20多个孩子,两三个孩子挤在一张床上,还有一个女生甚至睡在过道上,房间里更是没有任何消防设施。

对于这一现象,覃鸿希望教育部门尽快就托管机构存在的混乱现状进行有效监管,希望有关部门设置一个门槛,请一些有资质、达到门槛指标的机构进入学校提供相应服务,解决家长的燃眉之急。

就放学后的服务来说,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六盘水市实验小学教师吴明兰同样感受到作为教师和学校的压力。她告诉记者,据她观察和家长们反应:“随着社会发展节奏加快,很多家长工作压力确实很大,即使放学时间延迟到4点半、5点半,家长也一样接不了孩子。”

然而,为了解家长之忧而增加教师的工作量,吴明兰也听到了很多同行的不同意见。“学校实施弹性放学,对家长来说确实是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过度增加教师的工作量同样也是问题。”如何有效解决好这一难题?吴明兰希望相关部门出台一些政策,妥善处理好教师的额外工作时长。

在吴明兰看来,“现在不尊师重教的现象层出不穷,如果只是给一点补助,就把教师当成保姆,教师们心里并不舒服。”

北京大兴首推“课后延时服务”

就在陈宝生部长表示: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小学生“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后不久,北京市大兴区教委会表示,2018年春季开学后,大兴区教委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了《关于大兴区小学、幼儿园开展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在大兴新城直属地区的60所小学和幼儿园全面试行低龄学生、幼儿“课后延时服务”,为不能按时被家长接走的低龄儿童给予免费的集中看护,直至晚上6点半。据了解,今年9月,此项服务将在大兴区99所小学和幼儿园中推广。

意见确定了服务学生群体为确因工作原因、实际困难,不能按时接走的小学1~4年级学生和在园幼儿。此外,坚持家长自愿、学生自愿、服务教师自愿的原则。

大兴区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项服务主要是为了给家长们雪中送炭,起到安全看护学生的作用,并不会在课后延时中教授新知识、新技能。同时,有需求的家长需提前向学校提出申请,学校根据申请安排教师。不同班级的学生将组成规模不超过20人的“临时班”,由两名教师管理。在课后长达三个小时的时间里,教师会将学生聚拢到固定场所,带领学生看书、完成作业。家长采取随来随接的方式,最晚在六点半前将孩子接走。

对于这一做法,有网友表示:这下可好了,大兴首推的课后延时托管服务,解决了家长不方便接孩子的难题,真是利民的大举措。有的网友建议:老师超负荷工作,太需要休息了,希望能给老师适当的补偿、调休或加班费;还有的家长直呼:作为双职工家庭,切实感受到了教委的人性化服务!

“对于真是有接送困难的家庭,在学校写作业肯定是最理想的选择,如果能再去操场活动活动就更好了。”对于大兴区教委的这一措施,佟女士深表期待。



燕赵女性微信号

燕赵女性新浪微博